<nav id="laiwy"></nav>
  • <rp id="laiwy"><object id="laiwy"><blockquote id="laiwy"></blockquote></object></rp>
    1. <tbody id="laiwy"></tbody>

        <rp id="laiwy"><object id="laiwy"></object></rp><rp id="laiwy"></rp>

        <s id="laiwy"></s>
      1. <rp id="laiwy"></rp>

        <em id="laiwy"></em>

        抢购一款新冠药

        张铃2022-12-28 16:03

        (图片来源:东方IC)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张铃 李微敖 2022年12月,中国内地防疫政策调整,新冠感染人数激增,有基础疾病的老人成为最危险群体,一款美国辉瑞公司的新冠口服药Paxlovid成为最难求的救命药。

        2022年2月,国家药监局附条件批准了Paxlovid的进口注册。2022年3月,Paxlovid被纳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九版)》,其适应症为发病5天以内的轻型和普通型、且伴有进展为重症高风险因素的成人。

        刘晓慧是这场抢购潮中的一员,父亲75岁,有慢阻肺,需24小时吸氧,12月21日,目睹身边老人感染后病危,她开始寻找Paxlovid,“手里有药,心里不慌”。

        第一条路是京东大药房,她按流程完善就诊人信息、在线问诊、开处方后缴费预约,然后审核,没有成功。她反复尝试,同时联系了一些卖印度仿制版的微商, 2000元一盒的价格让她很心动,但因为拿不准真伪,她没买。

        23日,父亲感染后,她更疯狂地找药,第二天被拉进一个互助群,三人拼团后,群里志愿者会提供一个邀请码,凭码在“方舟健客网上药店”APP走完问诊、开药的流程,就可能买到2980元一盒的Paxlovid。但还没等刘晓慧拿到码,群里就提醒没货了。

        25日,听说和睦家有药,她跑了两家医院,医院称已没有库存,即使有,也只提供给重症患者。26日一早,听说北京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可能有药了,她又让家人去问,无功而返。

        26日上午十点,刘晓慧在京东大药房上终于审核成功,买到了一盒Paxlovid,2640元,她踏实了。

        刘晓慧是幸运的。经济观察报记者了解,在某些渠道,Paxlovid已被炒到最高一万六一盒。即使是印度仿制版,也被炒出三千元一盒的高价。人们四处求药,试遍各种可能的渠道,许多人最终没有买到。

        据了解,目前,市面上各渠道流通的新冠口服药除Paxlovid、真实生物的阿兹夫定片外,还有存在合规风险的印度版仿制药Paxista、Primovir,以及尚未在国内获批的默沙东的Lagevrio。另外,国内还有多家企业正在研发新冠药物。

        12月28日,就Paxlovid的生产及其在中国的供应量问题,辉瑞方面回应经济观察报称,正在积极调拨全球资源,全力保障中国市场迅速增长的临床及用药需求。

        互助寻药

        “表姐有基础疾病,在武汉心脏病医院,快不行了……有没有在武汉的伙伴有药?”

        “家里老人阳了,八十多岁,基础病比较严重,刚做完手术没多久。大家有可以开到Paxlovid的渠道,或者有富余的Paxlovid吗?”

        “我家老人感染了新冠,已经肺炎了。群里朋友手里还有辉瑞抗病毒药,可以转让的吗?”

        “奶奶爷爷一直身体不好,目前奶奶已经在发烧,哪位群友有药或者购买渠道?   任何价格都可以。”

        ……

        刘晓慧所在的互助群,是由前e袋洗创始合伙人陆文勇创建的,活跃在这里的几千人,只求找到一盒药。买到Paxlovid后,刘晓慧把事先囤的两盒阿兹夫定匀给了他人。

        刘晓慧还分享了购药心得:“围绕病人实际情况,直接和大夫说要什么药”,“每小时提醒大夫试试”,“好好沟通,大夫才能不厌其烦多次尝试开处方”,“多找几个大夫,我找了3个”,“及时缴费,别与有限库存失之交臂”……

        经济观察报了解到,大约一周前,陆文勇开始通过一些渠道为朋友父母寻药,创建了互助群,后来人越来越多,到12月27日已经有9个群,分布在北上广、杭州、成都等大城市,群人数几乎都达到了500人上限。需求最多的北京已经有两个群,另外还有一个群专门为已转重症的、需求更迫切的人群建立。

        货源时有时断,这两天,货源越来越少,加上有人提示互助群可能存在法律风险,这些群的功能逐渐由买药转为互助找药,一些人在这里把暂时不用的药物转赠他人。

        病毒学专家常荣山告诉经济观察报,应该尽快供应更多Paxlovid到各大医院和基层医疗机构,否则难以控制药物使用情况,而且“炒到3万可能都有人买”。

        12月28日,有未经验证的消息称,有“黄牛党”卖出了5万元一盒。

        药去哪了

        抢购潮在北京尤其激烈。

        据某互联网公司负责人了解,12月25日,一批新的Paxlovid进关。

        一家医疗机构的负责人告诉经济观察报,这次进口的Paxlovid是2022年3月生产的,之前一直在香港未能获准进入内地。

        12月26日,部分Paxlovid将被发到北京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消息传出,药物将由社区医生接受培训后,指导辖区内新冠患者服用。

        这些Paxlovid的定价是2300元/盒,可以使用医保,医保支付之后个人只需支付大概10%,也就是230元左右。

        27日,经济观察报致电并走访北京多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均表示参与了培训,主要讲Paxlovid的适应症和用药注意事项,只给“症状很明显的老人”开药,但现在暂时没有药。北京外国语大学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一位工作人员称,28日后可能有药,但每日的量极少。

        北京市一位官员告诉经济观察报,在这次宣布要向社区卫生中心派发Paxlovid之前,北京市拍板采购了4万个疗程的Paxlovid,市内各大医院约能分别从中分到几百盒:“Paxlovid比较贵,有的三甲医院开始说要500盒,最后只买了不到一半。”

        北京朝阳医院心脏中心副主任刘兴鹏专门撰文提到了这件事,他表示,北京紧急进口部分Paxlovid后,医生终于可以给到住院重症患者了。

        至于这次社区卫生中心派发Paxlovid,总共采购了多少,何时可以到位,目前各方说法不一。

        从实际情况来看,部分小医院的买药难度比大医院小。26日中午,有传闻称北京通州医院到了部分Paxlovid,但不供应门诊,只供个别专科和重症病人使用;26日下午,有网友在北京电力医院干部门诊开到了Paxlovid,但其他人随后去时已经晚了;有人在丰台医院排队,小部分人顺利买到。

        经济观察报从高瓴资本一位知情人士处获悉,高瓴资本旗下医院此前总计进货了1000余盒,此后每周只能从正规渠道获批50盒Paxlovid。

        另一位知情人士透露,25日这天,北京某三甲医院心内科分到的Paxlovid是五盒。

        抢购与炒作

        北京是最早接受奥密克戎冲击波的城市之一,但医药资源也相对丰富。在其他城市,Paxlovid还要难买得多。

        12月13日,定价为2980元/盒的Paxlovid在网络平台上线又火速下架。但至今,还是不少人通过各种方式在线上开处方购药。

        “从25日开始,在线渠道货突然少了,京东还有,但也不太好买了。”上述互联网公司负责人告诉经济观察报。有消息称,京东大药房每天限量500盒,“比在京东上买1499元的茅台还难抢”。

        在北京之外,其他地方的“有能力者”也各展神通,抢购Paxlovid。

        在山东,一位当地著名的民营企业家,辗转从外省购入了一盒Paxlovid。而在杭州,一家A股上市公司的实控人,只买了10盒印度版仿制药,“而且现在还没到货”。

        媒体人连清川撰文称,这些天,他发动了许多关系,找了许多人,加了许多群,想买一盒Paxlovid。为他生活在医疗条件差的乡下的八旬父亲准备。

        还有人从异国带回了救命药。半个月前,旅居加拿大的李军看到国内放松疫情管控的消息,决定为奶奶和姥姥搞到Paxlovid,她们一个有糖尿病,85岁,一个没有基础疾病,93岁了。那时,他所在的安大略省刚好把政策变为药店的药剂师即可开药,他就撒了个小谎说父母都感染了,顺利开到两盒药。12月17日,李军背着药回了国。

        更多人找了代购。前些时候,仿制药还容易买到,上述互联网公司负责人帮朋友买了五盒1300元的印度版仿制药,自己没买,现在很后悔。

        在医药行业工作的乔磊在半个月前就通过代购,买到了1150元一盒的印度版仿制药,这两天,代购把价格提到了3000元。很多熟人也在亲人重症后找乔磊帮忙买药,但“来不及了,这个药需要提前一到两周预订才有货”。

        相比不合规且难辨真假的仿制版,正版在代购渠道价格更为昂贵。有代购卖6000元一盒,号称“完全是友情价,不挣钱”;近几天,李军的朋友们在代购处得到的Paxlovid报价是8000多元一盒,且只接熟人订单,卖给“有能力且愿意承担后果的人”;更有甚者卖出万元以上,有人花了一万六,只为买到一盒药。

        在互联网零售企业工作的刘晓慧,是抢到药物的普通幸运儿之一。她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自己在北京工作,能掏得起几千元买一盒药,但很多贫困地区的人既没有渠道,也无力负担。

        目前,市面上各渠道流通的新冠口服药除Paxlovid、真实生物的阿兹夫定片外,还有存在合规风险的印度版仿制药Paxista、Primovir,以及尚未在国内获批的默沙东的Lagevrio。另外,国内还有多家企业正在研发新冠药物。

        一些人把阿兹夫定片作为备用药,该药市场售价在300多元不等。这款药是中国目前上市的唯一一款自主研发的口服小分子新冠病毒治疗药物,可用于治疗普通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成年患者,最初用于治疗艾滋病,其对新冠病毒的治疗作用是在研发后期才发现的。

        默沙东的Lagevrio则是全球首个获批的口服小分子新冠病毒治疗药物,2021年11月在英国获批上市,目前已在美国、欧盟等超40个国家或地区获得上市许可或紧急使用授权,并已于2022年6月底在中国滚动递交申请资料,但目前暂未上市。

        此外,国内包括先声药业、君实生物、开拓药业在内的多家企业也正在研发新冠药物,其中先声药业的抗新冠病毒候选创新药“先诺欣”已完成III期临床入组。

        更多需要

        2022年2月,国家药监局附条件批准了辉瑞Paxlovid的进口注册,用于治疗成人伴有进展为重症高风险因素的轻至中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例如伴有高龄、慢性肾脏疾病、糖尿病、心血管疾病、慢性肺病等重症高风险因素的患者。

        2022年3月,Paxlovid被纳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九版)》,其适应症为发病5天以内的轻型和普通型、且伴有进展为重症高风险因素的成人;用法用量为300mg奈玛特韦片与100mg利托那韦片同时服用,每12小时一次,连续服用5天。

        获批后,Paxlovid在上海、浙江、吉林、广东等多地投入使用。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钟鸣介绍,医学实验证据表明,有重症倾向的人,需要早期使用新冠口服药物。

        12月14日,中国医药称已与辉瑞签订协议,协议期内负责Paxlovid在中国境内的进口与经销。同时,多家互联网医药平台传出可网售Paxlovid,又迅速下架。

        12月28日,就Paxlovid的生产及其在中国的供应量问题,辉瑞方面回应经济观察报称,正在积极调拨全球资源,全力保障中国市场迅速增长的临床及用药需求。

        常荣山分析,北京现有的几十万盒Paxlovid只够供应两周左右。除了有基础疾病的老年人,孕妇、肿瘤患者也需要这款药。从实际情况来看,这个冬季中国至少需要1000万盒Paxlovid,但现在实际供应量可能不到100万盒。

        “早做准备,甚至把Paxlovid分发到全国每个县级医院都是有可能的,现在不太来得及了。”常荣山说。

        (刘晓慧、李军、乔磊为化名)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大健康新闻部记者 关注健康领域大公司、重要事件、行业动态、人物,微信号:jrrgwanyi,邮箱:zhangling@eeo.com.cn。
        免费 色 电影
        <nav id="laiwy"></nav>
      2. <rp id="laiwy"><object id="laiwy"><blockquote id="laiwy"></blockquote></object></rp>
        1. <tbody id="laiwy"></tbody>

            <rp id="laiwy"><object id="laiwy"></object></rp><rp id="laiwy"></rp>

            <s id="laiwy"></s>
          1. <rp id="laiwy"></rp>

            <em id="laiwy"></em>